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正文

沧州男子收集抗战文物记录国恨家仇

来源:未知 时间:2021-11-11 03:24

  最近几年,痴迷收藏抗战文物的沧州人李俊波又有了一个新的收藏专题并为之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那就是抗战时期的“良民证”。

  二十多年来,李俊波一直热衷抗战文物的收藏。小到一枚纪念章,大到航空弹弹壳,都是他关注的对象。武器、地图、军用装备、票据、纪念章、出版物……二十多年时光,他凭借着一己之力,一点一滴地逐渐充实着他的“抗战文物纪念馆”。

  李俊波今年54岁,供职于中石化沧州炼化公司安保大队,一个土生土长的沧州人。他收藏抗战文物,其实始于偶然。

  李俊波说,他自小痴迷武术,二十一年前,“淘”来了一把刀。当时,他也不认得那是把什么刀,只觉得挺长,适合自己练武用。当他把刀买回来后,经考证得到一个令人吃惊的结论:那居然是一把侵华日军所用的32乙型军刀,据资料显示,一般为侵华日军低级陆军军官使用。

  考证结果让李俊波百感交集,要知道,任何一个中国人看到那样一把刀,都会想起中华民族当年那段血与火的历史。而且,李俊波小时候就听爷爷说,他的太爷爷(爷爷的父亲)就是被鬼子杀害的……

  从那时起,李俊波开始有意识地搜集与抗日战争有关的资料与文物。最初,他的想法很简单:一段历史不能仅停留在书本上,还要有更多的文物来支撑,这段历史才会更鲜活、更真实地让一代又一代铭记下去。

  刚开始迈入抗战文物收藏大门时,李俊波几乎是“两眼一抹黑”。那时候也没什么网络,不像现在这样信息发达,李俊波就用最笨的办法走上了自己的收藏之路。

  李俊波最先做的,也是一直坚持下来的,就是“泡书本”——大量地阅读、查阅与抗战有关的文献资料。刚开始,他也觉得那些资料有些枯燥,但随着钻研的深入,就越来越着迷了,不仅要了解每场重大战役的来龙去脉,还要阅读众多人物传记,从中感受真实的战争环境。

  接下来就是“跑市场”——跑遍沧州以及周边地区重要文化收藏市场以及旧货市场。就是到市场的地摊上,他开始去有意识地发现、搜集抗战文物。这些年,北京、德州、衡水、大城等地,他不知跑了多少遍。

  “交朋友”是李俊波收藏抗战文物的另外一个法宝。性格豪爽的他结交了众多了解他、支持他的朋友,一有关于抗战文物的信息,都会及时传递给他,也让他一次次收获意外之喜。

  当然,对李俊波来说,从事抗战文物收藏,还有一个重要的办法不能不提,那就是舍得花钱。现在说起这事儿,李俊波说,还得感谢妻子的理解与支持。

  刚开始收藏时,李俊波收得最多的是武器,如军刀、炮弹弹壳、航空弹弹壳、手榴弹、地雷等,后来又扩展到侵华日军使用的单兵装备、工兵装备。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他越来越鲜明地感受到侵华日军的残暴与抗日英雄的英勇,心中总会涌起对抗日英雄的深深敬意。

  最近这些年,李俊波又重点关注收藏抗战时期鬼子压迫奴役中国人民的“良民证”。一张张“良民证”,直接、客观地记录着历史,是日本侵华罪行抹杀不掉的证据。

  李俊波说,其实“良民证”的称呼也不相同,因为区域和时间的关系,“良民证”有许多种称呼:“良民证”“居住证明书”“安居证”“身份证明书”“住民证”“住民执证 ”“ 市民 证 ”“ 县民证 ”“ 乡民证”……从他收藏的“良民证”所涉及的区域来看,几乎涵盖了日军侵占中国的全部地区,从东北到华北再到南方省份,一张张泛黄的“良民证”记录下一个个饱尝日本侵华之苦的中国人的信息,从中也能了解到侵华日军的罪恶手段。

  在李俊波的藏品中,有一套完整的“良民证”藏品。那是一位原籍山东的男子所执的“居住证”,同时还有他妻子的“居住证”。更为难得的是,李俊波还收藏到了该男子在东北当车夫的“车夫证”。

  李俊波说,“这些证件记录的信息都是有血有肉的中国人,明确到哪个县哪个村,这些证件所记录下来的历史信息,我们要一代代人都记住。”

  十多年前,在北京的一个地摊上,李俊波看到一张侵华日军的报纸“号外”,上面赫然写着“沧州陷落”的字样。原来,这是当年侵华日军侵占沧州时的一篇报道。李俊波马上掏钱买了下来,回家后还小心地存放起来。

  从这样的“老报纸”“老画报”再到当年的侵华日军军歌集,从各种各样的纪念章到“军票”、钱币,李俊波收藏的抗战文物林林总总。

  这些年来,李俊波和他的藏品多次走进学校、走进军营,还在博物馆里举行过专题展览。他愿意让更多的人都亲眼看看这些文物,真切地感受一下历史带给人们的启迪。

  李俊波说,他有一套新房马上就要交付使用了,位于一层。他想利用那套房子建一个属于他个人的“家庭博物馆”,将他这些年收藏的有代表性的文物展示出来,让更多的人能够近距离地看到历史的风云,铭记历史,致敬英烈。